分分彩是平台自己开了
★張家界青年旅行社官網 ①國家級青年文明號單位 ②網易旅游頻道誠信供應商 ③搜狐旅游頻道誠信供應商 ④趣途旅游網會員 ⑤樂途旅游網會員 ⑥精品旅游線路 ⑦天天發團

武陵源的成立的歷史和背景

信息來源:張家界旅游服務網    瀏覽次數:    發布時間:2012-03-21 12:14:43

武陵源的成立的歷史和背景

   張家界核心景區,也即是武陵源區,區政府所在地為軍地坪,也就是以前索溪峪鎮下面的一個村,以前沒有這個區,也沒有張家界市,了解武陵源區的歷史和背景,特別是這個武陵源區是怎么來的,是怎么成立的,對于我們了解張家界景區,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,本文從一件重要的歷史事件來看成立武陵源景區的歷史和必要性
    武陵源建區前,發生了一件超級牛事,所謂牛事,就是很牛的事件。說得具體點,就是火燒水繞四門事件。這件超級牛事發生后,其散播速度,不如現在網絡傳播快,也沒有什么點擊率,不可能一下子全世界都知道。因為當時通訊不發達,橫向傳播慢,也就是大眾傳媒不發達,很多人不知道事件的真相。
當時也有了近代化的傳播工具,所謂近代化,就是19世紀的那些玩意兒——電報電話,這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。縱向報告,也就是向上級傳播,是很快很快的,比古代的快馬八百里加急,要快上一萬倍。那時候雖然沒有手機,也沒有程控電話機,但索溪峪已有三部載波搖把電話機,還有電報。至于搖把電話、電報是怎么回事,看過諜戰劇的應該知道,這和諜戰電視劇中表演的類似,大家慢慢體會吧。
就是這件超級牛事,驚動了省委、省政府,驚動了黨中央、國務院。
水繞四門,建區前叫止馬塌,所謂止馬塌,就是馬在那兒要停止,否則,山會崩塌,可見兇險之極。此地原屬是大庸、慈利、桑植三縣交界區域。長期以來,這三縣邊界群眾友好交往,通婚聯姻,親如兄弟。
可是,19873月17日清晨,突然,止馬塌(即今水繞四門)濃煙滾滾,火光沖天,大庸縣協和鄉龍尾巴村建在核心景區水繞四門(止馬塌)的幾千平方米,接待游客的木質青瓦結構房屋及全部設施,被慈利縣喻家嘴鄉軍地坪村民放火燒為灰燼,其損失達百萬之巨。這就是震驚全省的“3. 17”火燒水繞四門(止馬塌)事件。
事情怎么會這么嚴重呢?
按哲學觀點來分析,必然性規律隱藏于偶然性之中,這事兒看似偶然,實際上有其發生的必然。這理論看似難懂,說穿了,就是該發生的,一定會發生的。換一句話說,是福不是禍,是禍躲不過。
大家聽我細細的分析事件發生的過程(偶然性),以及其發生的根本原因(必然性)
事情的第一階段:都好。這一階段一直維持到1984年。也就是從盤古開天地,到旅游大開發止。
解放前,止馬塌歷史上屬于慈利縣管轄,兩縣群眾和睦相處,相安無事,沒有任何爭議。
原因很簡單,蠻荒瘴氣之地,誰要?至少我不會要。可能有老虎,不怕,就是送肉上砧板。
解放后,土改的土地證,查田定產,都證明水繞四門屬于軍地坪村民所有,兩縣群眾也是和睦相處,相安無事,照樣沒有任何爭議。
黨的土改政策,鐵釘磅硬,誰敢爭議?至少我不敢。
1958年,大躍進大煉鋼鐵,煉鋼土高爐需要大量木材來燒木炭,用來當做煉鋼焦炭,這可是一樁勞民傷財,大傷腦筋之事。由于木材不足,但水繞四門原始森林,樹高林大,于是乎,大庸縣向慈利縣借用止馬塌燒炭煉鋼鐵。在當時正“一大二公”的情況下,也就是公家所有,無所謂,就像國有資產流失沒人心痛一樣,加上這一帶沒有人煙,慈利縣就同意了。
照樣,兩縣群眾也沒爭議,照樣和睦相處。
原因很簡單,這時候的政策,就是有人要我去爭,我也不會,因為掙來了,一不是我個人的,二還要加重我的勞動負荷。
1961年,食堂下放,大庸新橋公社在處理“一平二調”時,給軍地坪、高云村一次補償現金1200元,欠余額4869元并打了欠條。這筆現金加借條,可以算作是對借用水繞四門的補償。這種補償,到底是租金,還是購買金,誰也難得管,誰也不愿理。反正是公家的,事不關己高高掛起,更談不上兩縣之間進行勘界。大煉鋼鐵過后,龍尾巴村在止馬塌建立了畜牧場,后來又變成林場。
照樣,兩縣群眾也沒爭議,照樣和睦相處。
原因很簡單,飯都吃不飽,不管淡咸事。
在這一階段,發生的事情,隨著政策的變化,紛繁復雜,為什么沒有矛盾發生?其實細細一想,恍然大悟。
答案很簡單;無利可圖。
然而,事情在起變化,一團死水上,也有滑坡掉石頭的時候。這個石頭就是旅游。這都是旅游惹的禍,后來又成了旅游惹的福。
隨著旅游業的興起,事物的發展就進入了下一階段,摩擦。
事情的第二階段,摩擦。這一階段是從上世紀80年代初,到火燒水繞四門前。
上世紀80年代初,景區開發后,水繞四門成了一個著名的風景點,大庸縣協和鄉與慈利縣索溪峪鄉,開始因邊界問題不斷發生摩擦。
摩擦的次數,數不勝數,按其嚴重程度,由低到高,可以分為,心生怨氣的,怒目相向的,惡言惡語的,動手動腳的,炸藥爆@破的。
這里要鄭重說明,馬克思主義哲學矛盾論認為,事物是一分為二的,矛盾是雙方的,單看一次摩擦,可以找出誰對誰錯。但對于系列摩擦,從整體上分析,對與錯很難認定。
小的摩擦,不一一細舉,這里只對動手動腳,炸藥爆@破的三件大型摩擦事件一一列舉。
1984年秋,協和鄉龍尾巴村在止馬塌建立護林哨所,還未完工,軍地坪村搶占先機,將其拆@除。那時候拆@遷條例還沒出臺,所以沒有補償,暫時算作釘子戶,或者違章建筑,予以拆除。
19841113,索溪峪在十里畫廊至止馬塌修建公路,次年2 7日通車后,大庸協和鄉群眾進行阻撓,雙方發生小的肢體沖突,隨后,協和鄉群眾把所有橋梁用炸藥炸毀,協和鄉占了先機。人工拆遷速度慢,還可能遇到騷擾,炸藥一轟了事,強制拆@除手段越來越先進。
1985年元月21日,協和鄉把索溪峪黃花溪僅有的兩戶群眾的房屋用炸藥炸毀,兩戶群眾長期無家可歸。科學在發展,人類在進步,還是炸藥好。
為此事,索溪峪曾三次電致省政府請求處理。
這三件摩擦事件,就像一個火藥桶連著三尺長的導火索,一次摩擦燒一尺,三次摩擦燒三尺,火已經到了火藥桶邊緣。
滅火的來了。
1985724,常務副省長陳邦柱到索溪峪考察,26日,陳副省長在慈利縣委書記陪同下去張家界。陳副省長召集大庸、慈利兩縣縣委書記會議,雙方達成協議,索溪峪可在止馬塌東端礦洞溪旁,修建一百平方米的售票房并修通公路,任何一方都不能破壞。
可見,領導是重視的。
這一協議在一定程度上緩和了矛盾,但并沒有從根本上解決邊界糾紛問題,也就是滅火不徹底。火藥桶邊的火暗了一下,還會死灰復燃。
事情越來越嚴重,為什么會這樣?親如兄弟好似一家人,怎會仇目相對?還炸藥爆@破,動手動腳?看似復雜,實際上簡單,和第一階段原因相反,因為水繞四門已是一個著名景區,有極高的旅游價值。
摩擦原因找出來啦:有利可圖。
摩擦溫度越來越高,量變逐漸演變成質變,這個質變就是:火燒。
事情的第三階段:火燒。這一階段就是火燒水繞四門。
事情的過程是這樣的。
1987年春,軍地坪村安排村民唐承海,負責止馬塌東端礦洞溪旁售票房工作。
1987316上午9點,水繞四門來幾個村民把唐承海抓走,原因不詳。
同年同月同日,下午4點鐘,軍地坪索溪峪礦洞溪門票房的人以牙還牙,把龍尾巴村村民劉景輝抓到軍地坪武陵源招待所。軍地坪黨支部書記鄧昌福得知情況后,親切看望了劉景輝先生,開展人性化服務,給他炒肉絲飯吃。
為了解決問題,鄧昌福書記請劉景輝的岳父鄧玉恒(索溪峪高云村人)從中說合,同時放人,就像古代戰場交換人質一樣。但到了晚上十一點多鐘仍無結果。
苦等不能解決問題。
鄧昌福作出一個大膽的決定:搶人。
在戰前村組干部動員大會上,有人提議,是否向上級匯報?不,報告上級,上級是不會同意搶人的。
有幾個膽大包天者,從村油庫搞來幾桶汽油,說,水繞四門是木屋,油這個玩意好,好什么好?就是火燒唄。
搶人,火燒,要有個前提,鄧書記很理智,他知道,此事非同小可,于是乎,他宣布了一條鐵的紀律:不準傷人。
著四個字看似簡單,實際上操作起來相當麻煩。
搶人的前提的前提有一個,那就是要知道唐承海先生被關在哪兒。
江山備有人才出。
鄧昌福眉頭一皺,計上心來:細作的干活。
誰來細作?劉景輝先生老丈人鄧玉恒老先生是也。
再來一次,從中說合,走馬換將,陣前交換人質。
其實,這只是一個幌子,最大的目的是打探唐承海被關在哪兒。
鄧玉恒老先生不負眾望,連夜打探,打道回府,帶回來兩條消息。
第一條是壞消息:堅決不放人。
第二條是好消息:唐承海被關在客房里。具體房間的門上還畫了一朵梅花,大俠一枝梅。
開始派兵布陣。
人馬按古代的布陣法,分為前軍,中軍,后軍。
前軍,也就是先鋒,先鋒大將為姚大才、鄧昌雄、毛訓。大小嘍啰87人,個個生龍活虎的。其主要任務有兩個,搶人,燒屋。
中軍元帥由鄧昌福書記親自擔任,坐鎮十里畫廊,居中指揮。
后軍將領為吳愈成、吳愈愛,負責人力物力財力支援。例如肉絲飯,面條一類的食物要準備好,兵馬未動糧草先行,空著肚子,那有勁搶人?燒屋?
急先鋒姚大才,足智多謀,派兵布陣是一把好手。
第一步,姚村長從前軍中分出一撥人馬,八名大漢,先行出發,偷偷摸摸的潛行,干啥?搶人唄。
有一首詩,改編過來,可以栩栩如生的形容搶人的過程。
下定決心去搶人,不怕犧牲鉆進們,排除萬難解開繩,爭取勝利快奔騰。
81,九條人影,跑出來啦,看著又過黃花溪啦。
第二步,317日早上6點,月黑風高,夜深人靜的時候,軍地坪村組織幾十名村民突然襲擊,到止馬塌將唐承海搶出(搶人如此順利,與先前的計劃一分不差,可見事前偵查功夫了得),然后,幾十把火把一起點燃,上百名村民一起大吼,只見滿峪通亮,吼聲如雷。止馬塌的龍尾巴村民嚇得奪門而逃,好在水繞四門的的確確有四個峽谷,就像四扇永遠不會關的門。除了索溪峪這個門以外,還有三個門,方便跑呢。村民跑完后,軍地坪村民把住宿的游客接出,開始用汽油點火燒屋。620分鐘,止馬塌旅游接待設施基本燒毀。使用汽油的人可能有過訓練,否則危險。
事情發生后,“馬后炮”鄧昌福書記才慌慌張張向索溪峪管理處匯報。
麻煩大啦,禍惹大啦!驚動省里,驚動中央啦!
但質變已經過去,量變又已經開始,事情有發展到第四階段。
第四階段:善后處理階段。歷經20天。
319下午,省委調查組由民政廳副廳長趙志帶隊一行4人趕到了索溪峪,召集慈利縣委書記、縣長、管理處領導開會,傳達省委精神,初步定為特大惡性案件,但也有許多人認為這是邊界糾紛。
為了統一思想,搞清到底是特大惡性案件還是邊界糾紛,省里抽調了二十名廳處級干部,會同常德、自治州相關人員,組成調查組深人現場調查處理。慈利、大庸則不派人參加,但相應各自組織3個班子,便于對口咨詢。省邊界組由民政廳趙志副廳長任組長、省委接待處劉副處長任副組長,負責聽取雙方代表匯報和向業主調查。
410,省調查組召開研討會,根據調查的結果,改變了原來的定性,重新定性為邊界糾紛,并提出和平協商解決邊界爭端。調查組先前到軍地坪后,曾把軍地坪村支部書記鄧昌福、村長姚大才等五人隔離審查。重新定性后,工作組解除了對鄧昌福等人的隔離審查。事情就這樣結束啦。
大家會問,賠錢沒?是誰賠的?大家去想,不告訴你們。
這次事件是壞事,但壞事也變成了好事,促成省委省政府上報黨中央、國務院,把張家界、索溪峪、天子山合并組成武陵源區,又把慈利、桑植、大庸(永定區)、武陵源區劃歸歸大庸市(現張家界市)統一管理,從此化干戈為玉帛,永遠和平相處。
分享到: 更多
上一篇:張家界紅色旅游景點推薦
下一篇:張家界鬼谷神功-綜述
相關推薦信息
我們以最熱情最真誠的態度為您服務
免費熱線:800-878-8388
散客專線:0744-5611200
散客專線:0744-5627778
團隊專線:0744-5611211
團隊專線:0744-5627028
會議專線:0744-5555058
自駕車游:0744-5629088
自動傳真:0744-5613001
張家界旅游咨詢 張家界旅游咨詢
MSN:[email protected]
MSN:[email protected]
分分彩是平台自己开了 北京11选五 分分pk10全天计划 湖南的体彩幸运赛车 做山货野菜赚钱吗 二八筒生死门怎么看 北京pk赛车龙虎技巧论坛 街机金蟾捕鱼最新版4399 快手直播伴侣怎么赚钱 炸金花棋牌带二八杠 导师带彩票稳赚不赔骗局 棋牌水果机九线拉霸 看排球直播下什么软件 中国股票 1分快三彩票计划软件 必赢客软件下载 捕鱼来了辅助软件